赴日留学就业前景乐观

发布日期:2018年3月26日文章来源:《青年参考》杂志当前浏览量:


    2016年10月22日,在京举行的中国国际教育展上,一名学生在日本留学展台前咨询。图片来源 CFP

    在日外国劳动人口变化数据(按国别分)2017年在日外籍劳动人口约为128万人,其中中国人占29%,越南19%,菲律宾11%,巴西9%,澳大利亚和新西兰6%,尼泊尔5%,韩国4%,秘鲁2%,其他约为15%。来源 日本《每日新闻》报网站

    日本是很多中国留学生心仪的求学之地。日本政府于2008年推出“30万留学生”计划:到2020年,使到日本的留学生增加到30万人。日本学生支援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5月,在日外国留学生总数达267042人,比2016年同期增长27755人,增幅达11.6%,创历史新高。当中,半数以上来自亚洲,来自中国大陆的在日留学生数量突破10万,占全体在日留学生的40%,高居榜首。其后依次为越南61671人、尼泊尔21500人、韩国15740人。

    随着日本企业在国外市场的业务份额不断增长,再加上少子老龄化现象使日本社会人口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日本社会今后将更加敞开国门迎接更多的外国留学生,这也意味着必然要面对留学生在日本的就业问题。如果不能提高留学生在日本的就职率,那么30万留学生计划就只是空谈。

    近日,日本《产经新闻》报称,在日留学生日渐成为日本国内求职市场的“香饽饽”。由于日本人手不足问题愈发严重,日本各大企业逐步增加外国留学生录用名额。其中,赴日游相关产业、制造业、饮食业、理科相关行业等缺口较大,在日留学生在人力资源市场上颇具优势。

    包括留学生在内的外国人在日工作的现象,愈发普遍。

    日本人口逐年减少

    日本厚生劳动省今年1月发布的2017年人口统计推算数据显示,日本出生人口数只有94.1万人,创1899年以来的历史新低。同时公布的死亡人数为134.4万人,二者之差为“自然减少40.3万人”。在日本,这样“绝对减少型”的人口动态已经持续了11年。长此以往,到2025年时,预计日本人口将自然减少64万人,2040年自然减少89万人,2060年自然减少94万人。

    另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数据,未来40年,日本人口将从当前的1.27亿缩减至8800万,65岁以上人口占比将从28%升至将近40%。

    由于少子化影响,日本产业界已经深刻地体现出劳动力不足问题。有分析指出,到2020年,劳动力预计达到416万的缺口。

    如何缓解劳动力不足

    关于如何解决人手不足问题,日本有专家指出,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采取对策:用信息技术、人工智能代替部分人力;发掘日本国内潜在劳动力;从国外引进劳动力。

    信息技术可以在医疗和护理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机器人可以代替人类做一些力气活儿,但人工智能处理不了的复杂工作还有很多。

    一些不工作的高龄人士和主妇是日本珍贵的潜在劳动力,值得发掘。日本政府从去年开始讨论将国家公务员和地方公务员的退休年龄由目前的60岁推迟到65岁,并希望通过自身示范来带动企业推迟退休年龄。该计划拟在2018年写入《国家公务员法》修正案,从2019年起实施。

    去年夏天的一份调查数据显示,日本约60%的企业已经或打算提高员工退休年龄,46%的企业希望提高到65岁,6%的企业考虑提高到66岁至70岁。专家建议,随着日本人平均寿命的延长,可以考虑将65岁的退休年龄继续后延。身体健康又有工作意愿的高龄者和拥有高学历、一技之长却因为育儿而放弃工作的女性,如果能继续工作,日本的劳动力不足情况将得到一定的缓解,但也有观点认为,这不过是杯水车薪。

    在日外国劳动者人数屡创新高

    包括留学生在内的外国人力资源的引入,及时有效地缓解了日本人手不足的现状。

    日本厚生劳动省1月26日公布了一组外国劳动力的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10月,在日本工作的外国人为127万余人,同比增长18%,再创历史新高。受困于人手不足的日本企业加速接纳外国员工,3年来共增加了50万人。

    其中,留学生和技能实习生(赴日学习劳动技能的人)群体中的在日工作人数大幅增加,同比增长20%。其中,从国别来划分,中国以37.2万人、占比29%居首,其次是越南、菲律宾、巴西,分别占比19%、11%和9%。

    从留日资格来划分,长住者和日本人配偶为45.9万人,留学打工者为25.9万人,技能实习生为25.7万人。律师、研究员等技术类劳动者为23.8万人。

    从产业划分来看,在日从事制造业的外国人为38.5万人,占比30%,服务业、零售业依然是人手不足情况最严峻的领域。

    从分布地区来看,在东京工作的外国人最多,为39.4万人,在爱知县工作的外国人为12.9万人,在大阪府工作的外国人为7.2万人。在日本,雇佣外国人的日本企业共有19.4万余家,其中,规模不到30人的小企业占比58%。

    截至去年10月,日本各地劳动局统计的雇佣外国人情况数据显示,在日本群马县,外籍工作者数量同比增加17%,达到2.9万人;雇佣外籍人士的当地企业同比增加13%,达到3466所——两项数据均达历史新高。在熊本县,外籍工作者为7743人,同比增加20%。在岛根县,外籍工作者达3777人,同比增加18%;雇佣外籍人士的当地企业达560家,同比增加5.7%。山梨县、静冈县、广岛县、德岛县、新泻县等地方劳动局最近公布的数据均显示,外籍工作者的人数刷新了以往最高纪录。

    “日本的大中小企业都求贤若渴”

    据《产经新闻》报道,去年11月,由人才派遣公司“PASONA集团”举办的“外国留学生秋季企业招聘会”在大阪召开,来自制造、金融等各行业的17家公司在会上设立了展台,向近400名外国留学生抛出了橄榄枝。

    海外营业额占企业整体收益80%的半导体制造商“TOWA”,计划聘用可远赴海外工厂及销售部门的留学生。“TOWA”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看中的是人才,只要够优秀,无论是文科、理科还是国籍,我们均不设门槛”。

    日式连锁餐厅企业“物语CORP”的人事部负责人也表示,“积极地聘用外国留学生,能给企业组织的多样化和可持续发展带来很多好处。目前,有大约80名外国留学生在我们公司工作”。

    “PASONA集团”的负责人指出,其实希望聘用外国留学生的公司很多,但许多用人单位与留学生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等问题,导致彼此一再“错过”。

    去年5月,大阪劳动局在大阪市举办了一场“企业招聘会”,由于当下学理科的日本学生人数相对较少,像JR西日本和高岛屋这样的大企业纷纷将目光投向学理科的外国留学生。

    家电连锁企业“LAOX”的人事负责人表示:“以前聘用外国留学生的企业为数不多,即便不参加招聘会也能招募到很多人才,现在日本的大中小企业都求贤若渴,我们如不积极一点就会掉队,只要留学生够优秀,欢迎随时加入。”

    85%的日本企业要求留学生日语流利

    日本学生支援机构2017年的调查显示,在日本招聘应届毕业生的企业中,招聘留学生的企业占到了20%,其中,设置专门面向留学生名额的企业,占到了10%。

    该调查还发现,企业规模越大,招聘留学生的比率越高。1000人以下的企业有14%录用了留学生,5000人以上的企业则有70%录用了留学生。

    日企招聘留学生的目的最多的是为“确保优秀人才”,占到了50.6%,其次是为海外子公司业务(23%)、业务上有外语需要(20%)、为了提高公司内部人才的多样性或改变日本员工的意识(18%)。

    与此同时,85.7%的在日外国留学生在毕业时希望留在日本工作。许多留学生计划在日本积累一定的工作经验后再回国,这样有利于提高在国内找工作时的竞争力。

    通过对日本400余家企业招聘负责人的调查,日本学生支援机构总结出日本企业最看重的5项留学生素质:日语能力(85%)、沟通能力(65%)、适应能力(47%)、对日本文化的理解(42%)、行动力(37%)。值得注意的是,85%的企业要求留学生在日语方面具备流畅的会话和书写能力。让绝大多数留学生感到头疼的“敬语”,在工作中是必不可少的。留学生在校园生活中实际使用敬语的机会很少,所以对于敬语的重要性认识很不充分。工作中使用的日语与校园里同学间使用的日语差别很大,要想真正理解商务用语,或能熟练区分使用这两种用语,留学生需要进行专门的学习和训练。

    外籍劳动者权利有待保障

    在日本,没有外国劳动力支撑就无法运营的企业比比皆是。留学生和技能实习生对他们来说是珍贵的劳动力,也支撑着地方经济的发展。

    然而,必须指出的是,许多在日本的外国劳动者面临着职场不公,其中,技能实习生的处境最令人担忧。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于今年1月公布的数据,在2014年至2016年间,因工伤而死亡的外国技能实习生达到22人,其中多数因为事故造成,1人是因为过劳死,工伤致死率大大高于日本全国平均水平。他们在实习的名目下,担负着更危险的工作,许多权利无法得到保障。

    据日本《每日新闻》报道,技能实习生往往向经纪人交付了不菲的中介费和保证金,原则上可以在日本停留3年,但是他们只能在签约的一家公司工作,即使对低工资和恶劣的职场环境不满也不能跳槽。对此,《每日新闻》发表社论称,日本政府从根本上不愿意这些外籍劳动力在日本定居,担心这些生活习惯、宗教、文化不同的群体大量流入国内,会产生各种社会问题。

    《每日新闻》呼吁,日本政府应该尽力保障包括留学生在内的外籍劳动者的权利,为日本创造富有竞争力的人才环境。

重要信息
友情链接